han娜

不行不行,满脑子都是凯亚队长

【枭羽】这么巧,你也逃婚啊?(1)

-原设定基础上有更改,枭羽不认识

-甜,OOC



-----------------



“父亲!这太荒谬了!”


马车里,迪卢克终于忍不住向克利普斯表达了内心的不满,他双手环抱于胸前,英俊的眉毛蹙在一起,呼吸急促,仿佛在努力克制着胸中的怒气,火红的头发上隐约可见几缕热气。但是此事换做谁可以坦然接受呢?莫名其妙被赐婚,而且像是怕当事人拒绝一样,婚期就定在一周后。


“这是拯救莱艮芬德最直接的方法了,迪卢克。”克利普斯抬手揉着太阳穴,他虽然也心有不忍,但是背后有如实质的灼人视线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自己,提醒着莱艮芬德此刻已然身处万丈悬崖,如果不接受这个条件的话,等待他们的就是无底的深渊。


迪卢克心里也明白,近几年雨水偏多,葡萄收成不好,又恰逢邻国至冬的合作商有大量需求,父亲便高价从璃月收集,但不巧的是运送过程中被魔物袭击,虽说千岩军出手非常及时,但货物还是损失严重,导致莱艮芬德在至冬的口碑猛降。同期不知从哪里传出谣言,说莱艮芬德家酿造的葡萄酒寡淡无味,连葡萄汁都不如。


若放在平时,这些事情于莱艮芬德来说只是小打小闹,但是今年蒙德会举办五年一届的葡萄酒品鉴大赛,若是任由自己家口碑这样差下去,别说葡萄酒大赛了,蒙德【巴巴托斯官方指定葡萄酒】这个称号也得拱手让人。


和平年间,商场即战场,若就这样败下去,莱艮芬德可能就要位列【蒙德遗落的旧贵族】一行了。


想到这里,迪卢克终于不再反驳,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身为莱艮芬德家的独子,他没有退缩的理由。他沉默许久,临下车前才嘀咕出声:“可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对方……”


看到迪卢克似乎是看开了,克利普斯这才长舒一口气,笑着拍了拍自家孩子的脑袋,道:“这点你可以放心,坎瑞亚盛产美人,你未来的妻子想必不会差。”


“父亲!”


无论何时坏消息总是传递的最快的那一个,这边父子俩刚刚下来马车,埃泽和爱德琳就已经煞有介事一般迎了上来,尤其是爱德琳,望向迪卢克的眼神中满是担忧。迪卢克只是朝爱德琳摇了摇头,示意无事,但却没关心则乱的爱德琳曲解为对此事万分不愿却毫无办法,于是晚上等众人都休息后,她敲开了迪卢克的房门。


“少爷,您逃婚吧,路线我已经帮您规划好了,”爱德琳将收拾好的行李往迪卢克手里一放,地图举到他眼前,接着道:“您先往璃月跑,离石门不远有个无妄坡,那里虽然阴森但也好躲藏,您可以等风头过了再出来……”


“爱德琳,你先听我说,”迪卢克将画着红色指引线的地图扯下来,无奈地笑道:“你们不用担心我,我……已经想通了,为了莱艮芬德,我必须留下来。”


“可是,这是一辈子的事,您甚至都没见过她……”爱德琳急得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眼看就要落下,“这对您太不公平了……”


“不止我,爱德琳,”迪卢克从睡衣口袋拿出纸巾递给爱德琳,将手中的行李递还给她道:“这场政治联姻于双方而言本身就是强加于身的枷锁,如果我就这样逃跑了,那么这双份的枷锁就都落在对方身上了……”


“可是……”


“好了爱德琳,你快回去吧,婚礼的准备时间只有一周,明天父亲定有很多事情安排给你和埃泽的,快回去休息吧。”


爱德琳这才停下了碎碎念,收好行李一步三回头地回去了。


忙碌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转眼已经到了婚礼前一日,这期间所有人都很忙,除了迪卢克。蒙德首富的独子被巴巴托斯大人赐婚,这等外人看来犹如无上荣耀一般的事情,自然在蒙德掀起轩然大波。他的婚礼事无巨细均被接手,大到婚礼举办地的选址,小到宾客席上的糕点口味都有专人负责,但是没有人负责跟他对接。是的,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新娘的名字和长相。


也罢,毕竟是政治联姻,也许对方比自己还抗拒。某天下午他这样安慰自己的话,终于在今天一语成谶。


“少爷!好消息!”


噔噔噔的上楼声刚落,迪卢克房间的门就被大力拍开,埃泽的声音几乎立刻传了进来:“坎瑞亚的新娘逃婚了!坎瑞亚那边说希望婚礼可以延后举行!”


迪卢克心头一颤,手中刚刚翻开的一页书页被自己捏出褶皱,他望着书册中晦涩难懂的专业词语,脑海里千回百转,随即笑着抬头,红色瞳仁重新被点亮:“逃得好,逃得好啊!”


他站起身来,整理了下紧紧包裹着双手的手套,而后大手一挥道:“让爱德琳帮我收拾行李,晚上你悄悄将我送到璃月边界。然后散播消息说我不见了,正好让那位不着调的巴巴托斯大人看看我的决心,顺便……”


他走至书房墙面上的七国大地图跟前,望着璃月的某处,似是在喃喃自语一般道:“想搞垮莱艮芬德,他们还欠点儿火候……”


一般情况下,爱德琳算是一位非常完美的女仆了,她会记住你所有的小习惯,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及时出现,会将庄园里她所熟知的事务打理得井井有条。但也只是在一般情况下,但当下显然不同寻常,迪卢克正在逃婚,行李需要挑轻便的来,所以爱德琳她就没有为迪卢克准备金属质地的超重的摩拉。


迪卢克此刻窝在无妄坡废弃的民房内,挑了处还算干净的地方休息,夜凉露重,好在是面前还有一堆火与他作伴。


远处的鬼火正一明一灭欢快的跳动着,但这丝毫影响不到迪卢克,他背靠石墩,盯着眼前跳跃的火焰,心里盘算着该怎样从手头现有的讯息中将诡计另一端的敌人整根拔除。


随着火焰逐渐熄灭,民房外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布料摩擦声,曾在骑士团服役三年的迪卢克当即便隐下鼻息,悄悄起身,轻手轻脚地绕到民房转角处,他先是探头观察,发现那人并没有发现自己,便找准时机一个跃起,成功将那人扑到在身下。


那人随之一颤,还未看清来人,求饶声已然脱口而出。


“呜啊!大侠饶命!我只是来采花的!”


许是他声音清脆,就像是夜间山泉上叮咛而下的泉水,又像是清晨婉转动听的百灵,饶是终年雾气弥漫的无妄坡,此刻也云层尽散,明亮的月光倾泻而下,映照在迪卢克身下之人半遮半掩的脸上。那一瞬间迪卢克对【月明星稀】有了新的认知,月光再亮,也不敌他眼中这颗冰蓝色的星星。


To Be Continued——


---------------

第一次尝试原作以外的设定,有些地方的设定会比较乱,望大家见谅!具体能写多少不清楚,但是肯!定!H!E!


好耶!


评论(38)

热度(1704)

  1. 共9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