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娜

不行不行,满脑子都是凯亚队长

【枭羽】无论哪一个结局里我都爱你

#枭羽崽崽生成器活动

@枭羽崽崽生成器 

关键词:戏剧(其实跑题了)


----------------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今早的空气格外清新,地面凹陷处还汇聚着小水滩,在初生的阳光下反射着明亮的光。


不对劲的是凯亚醒来的地方,居然是风龙废墟中心的最高处。


没理由啊。凯亚摸了摸下巴,昨晚只不过在天使的馈赠蹭酒蹭的稍微晚了点,没理由被迪卢克丢到这里啊。


凯亚低头望向远处,风墙外聚集了一堆一堆的魔物,风声肆起,穿过残垣断壁,发出亡者的哀歌。


“嘶……”似是带着露水的晨风太凉,凯亚不禁打了个寒噤,“算了,先回去吧。”


他调整风之翼从高处一跃而下,双脚刚刚着地,一张大网忽然从天而降,凯亚霎时矮下身去,抽出佩剑向上一划,便将网劈成两半,可是……


他低头望着自己手上的黎明神剑,心里的不安感被越放越大,迪卢克送自己的风鹰剑呢……


趁他愣神的功夫,周围断墙处躲藏的纷纷一跃而起,将凯亚团团围住。


“抓到魔物了!”

“什么!居然是他!”

“叛徒!居然抓到了大叛徒!”


叛徒??


凯亚瞳孔骤缩,抬眼向声源望去,骑士团熟悉的服饰映入眼帘,周围围着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同僚们,有几个他甚至认识他们的父母。


“叛徒?”他收好剑,不可置信一般问道。


“怎么,您对蒙德做了什么,您都忘了吗!”


我做了什么?


凯亚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这双手还是自己熟悉的手,只不过指甲已经挺长了,指缝中也满是污垢,右手虎口处甚至还有皲裂的豁口,此刻豁口像是终于吸引到了凯亚的注意力,开始隐隐作痛。


他握紧拳头,周遭的一切让他感觉无比陌生,可手上传来尖锐的疼痛感却又真实到可怕。


我对蒙德做了什么……


“迪卢克呢?我要见他。”凯亚抬头,望向风龙废墟的入口处。


“住口!骑兵队长的大名你也配提?”


骑兵队长?凯亚冷笑一声,召唤出黎明神剑,随意挽了个剑花,低声道:“把他叫过来,不然,你们也配抓我?”


凯亚话音刚落,周遭便传来一阵唏嘘声,他把玩着手里的黎明神剑,一下一下的试探着西风骑士的底线。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谁都不愿意先低头,凯亚正想着如何脱身时,迪卢克出现在风龙废墟入口处。


“住手。”他一袭棕黑色骑士团长衣,修长的身形跟记忆中别无二致,马尾果然扎得乱糟糟的,他的高马尾一直都是凯亚扎的,当时的情形现在还印在他脑子里。


可是现在呢?他忽然又笑了。


迪卢克望向他,抿着嘴,皱着好看的眉毛,眼里全是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但是凯亚知道,他不会像别人一样看待自己。


他屏退众人,缓步走到凯亚面前,凯亚就这么看着他,看着自己记忆中的义兄,然后将手腕递到他跟前。


迪卢克低头看着他布满伤疤的手腕,轻轻叹了口气,从身后拿出手铐将他跟自己锁了起来。


回程的路上异常安静,大队西风骑士走在前面,迪卢克带着凯亚走在后面。


两人有多久没这样并肩走在一起了?迪卢克抬头,风龙废墟入口处两边的高崖上,阳光的脚印随着时间一寸一寸抚摸着大地,等到正午直射进入峡谷时,他们也就回到蒙德城里了,而凯亚也要……


迪卢克收回目光,经过奔狼岭时借口加强巡逻,将西风骑士全部支开了,他打开手铐,道:“你不该回来的。”


“我觉得我不能走,迪卢克,”凯亚揉了揉手腕,望着石门附近跳来跳去的史莱姆,“现在我只想知道,我对蒙德做了什么。”


迪卢克也望向那堆史莱姆,里面有一只冰史莱姆特别笨,一直一蹦一蹦的去蹭旁边的炸药桶,身上的冰壳碎掉也在所不惜。


“他们发现了你与深渊法师的来往信件,你入狱后,深渊魔物便一波一波的来袭,那段时间蒙德处处惨不忍睹……”迪卢克收回目光,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接着道:“后来我悄悄将你放了,可你,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不知道这具身体经历了什么,哥,”凯亚抬手,将迪卢克转过身去,缕下他的头绳,微微踮脚帮他梳理过于蓬松的头发,“我所在的世界,你成人礼那天,父亲……去世了,我想你坦白了卧底的身份,我们大吵了一架,你离开蒙德周游七国四年,这四年里我当上了骑兵队长……”


“我们吵架了?”迪卢克微微歪头。


“也不算,至少你回来后还会让我进你的酒馆喝酒。”凯亚扶正他的脑袋,继续帮他扎头发。


“你走吧,凯亚。”


凯亚没有接话,只是认真的将头发帮他扎好,迪卢克迫不及待地转身拥抱他,凯亚也用力回抱,这个拥抱对两人来说,都是阔别已久的亲近,思念入骨的渴望。


良久,凯亚才缓缓开口,道:“我不能走,哥,我能感觉到这具身体,他告诉我,他……”


他……


耳边传来呼啸的风声,他睁眼,眼前却没有了石门那里蹦来蹦去的史莱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黑暗。


他想说话,可是嘴里被塞了东西,他只得呜咽两声,动了动手指,耳边便传来了铁质锁链碰撞的声音。


这又是……?


“哟呵,醒了?”


陌生的声音。


凯亚抬头想看清来人,却被眼前的布料遮住了视线,他又活动了身体,发现这个世界的自己应该是被囚//禁起来了。


“昏迷了这么久,我都快没兴趣了,”那人走到自己面前,似乎是俯下了身正在观察自己,“终于醒了,呵呵呵……”


他的笑声太过刺耳,引得凯亚稍稍往后退了几分。


微小的动作刺激到面前之人,他正欲伸手惩戒时,阴暗地牢的门被推开了。


“你在做什么?”


是迪卢克的声音,凯亚登时便扭头望去。


“呵呵呵……你的小情人醒了哦~”


“胡言乱语……”迪卢克走到凯亚面前,似乎也观察了许久,而后他冷声道:“你先出去。”


“好嘛好嘛,好好谈哟~呵呵呵呵……”


随着铁门被关上,嘴里的东西被取出来,凯亚的双眼也重新获得光明,他眨眨眼,纵使地牢阴暗,但长期不见光的眼睛还是有些受不了灯火的刺激。


“这是哪里?”凯亚开口,嘶哑的声音着实将自己吓了一跳。


“……关了半年,记忆衰退了?”迪卢克将灯火又调暗了些,拿过一旁的软垫子放在凯亚身后,帮他由跪姿变成了坐姿。


见凯亚半天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的盯着自己,迪卢克似乎是放弃了僵持,搬了个板凳放到他面前,思索半天,开口道:“骑士团的秘密审讯室,刚刚那个人,是大团长从愚人众挖过来的,精通各种机关巧设,能力是不错,就是嘴上没个把门的。”


愚人众?凯亚微微歪头,听迪卢克的语气似乎对愚人众并不是很反感,那么……


“父亲……身体还好吗?”


“不太好,前阵子去璃月谈生意,路途奔波染上了风寒,最近在吃药。”迪卢克虽然不清楚他为何问起父亲,但还是如实回答,“怎么了吗?”


“没事,”凯亚摇摇头,从刚刚开始便揪在一起的心脏稍微舒服了点,他轻轻勾了下唇角,问道:“我这是怎么回事?”


“四年前我的成人礼后一夜,你不告而别,”迪卢克缓缓开口,似乎是在回忆过往,“半年前大团长经过坎瑞亚遗迹的时候发现了你,当时双方兵刃相向,不过他最后还是将你带了回来。”


凯亚此刻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这情况,比想象中的糟糕。


“你的问题我回答了,那么来回答我的问题。”迪卢克伸出手,轻轻抬起凯亚的下巴,他望着他因许久不见阳光而黯然失色的眼睛,问道:“为什么不告而别?”


凯亚愣住,为什么,他也不知道,他没有这具身体以往的记忆,但是具体原因,凯亚大概猜得出来。


他闭上眼睛,用脸颊亲昵地蹭着迪卢克的手指,“因为装不下去了。”


“成人礼那晚你跟我讲的话都是假的吗?”迪卢克收回手指,声音有些沙哑。


“我的假话你分辨得出来。”


迪卢克似乎失去了耐性,他复又掐住凯亚的脸颊,报复一般狠狠吻了上去,不如说其实是在撕咬,他啃咬着凯亚的双唇,直到从对方口中尝出血腥味才停下,他看着对方唇上的伤口,声音低落,道:“骗子。”


我没有骗你。


凯亚想开口,但是眼前的迪卢克瞬间消失了,强光从四周照射过来,他被迫闭上眼睛,再睁眼时,他已身处无边的灰暗之地。


又来?他心里无奈,低头查看身体后开始向四周摸索。


“居然传送到这里来了。”


一个冰冷的没有起伏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凯亚转身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人形的铁质机器,他上下扫描着凯亚,而后继续自言自语。


“特殊故事线研究报告,第三条,改动德尔塔线,主角会被传送至总线集装箱。”


“你是谁?”凯亚向后退了几步,警惕问道。


“你好,坎瑞亚故事线的主角,凯亚。我是特殊故事线执行者。”对方回答,那双机械大手不停地悬在空中敲敲打打。


“执行者?”凯亚眯了眯眼睛,低声问道:“刚刚我经历的那些场景,都是你操作的?”


“是的,我收到指令,测试主线故事线的有限环境下所有的特殊故事线结果。”


“停下。”凯亚闻言,冷声道,虽然他听不懂面前这台机器在说什么,但是经历了刚刚那两个场景,他能感受到特殊故事线中的凯亚和迪卢克的痛苦。


“?”特殊故事线执行者头上发射红光的孔又上下扫描了一遍凯亚,随后他身上便传来急促的警告声,他收起刚刚那副形态,眨眼间双手变换成类似遗迹守卫的激光武器,“警告,警告,虚拟人物存在危险,请速速消灭!”


凯亚抽出配件,也做出防御姿态,他紧盯着激光孔,看准时机打算一举击破,但是下一秒激光武器就被迫收起。


“虚拟人物正处于测试中,无法消灭,无法消灭。程序存在漏洞,申请测试重装。程序存在漏洞,申请测试重装。”


看着面前的机械武器恢复成初始人形,凯亚心里大概看懂了七七八八,他收好配件,双手放在放下胸前,装作笑眯眯的模样:“开个玩笑。”


特殊故事线执行者又扫描了一遍凯亚,才开口道:“危险解除,继续执行特殊故事线研究。”


“等一下,”凯亚上前两步,双手始终放在身前,“我想问一下,我别传送到其他故事线后,别的故事线会怎么样呢?”


“主角只能存在于一个故事线中,其他故事线会被暂停,直到你再次被传送过去。”


“那我如何回到主线故事线呢?”


“测试是测试,测试版完毕之后会被销毁,重新拟定新的故事来测试。”


“哦?是吗……”凯亚放下双手,低头喃喃自语。

特殊故事线执行者正在尝试着将凯亚送到下一条特殊故事线,但是它似乎遇到了漏洞,有一步它重复了很多次。


凯亚望着走来走去的机器人,想到了自己的故事线里会为自己调酒的迪卢克,其他线中保护凯亚的迪卢克,怨恨凯亚的迪卢克,但是不管哪一个迪卢克,都是爱着凯亚的。


他不知道一共有多少特殊故事线,他也不知道测试什么时候结束,但是他不想让迪卢克和凯亚消失,如果他们出生只是为了测试的话,那么……


他再次抬眼望向特殊故事线执行者,它正低头思考着如何修缮漏洞,额头上的红光一闪一闪,仿佛正在待机状态。


那么感谢这个漏洞,让他抓住了这个无情的测试游戏的软肋。


凯亚提起佩剑一跃而起,剑锋直指机器人头上发射红光的激光孔,而后趁机器人站不稳,又将它的双臂砍掉。机器人暂时发射不了武器,他歪坐在地上,试图调动全身零件:“执行者损坏,特殊故事线研究无法进行,正在将故事线恢复初始设置……”


恢复初始设置……?


凯亚再次抬剑刺进执行者胸腔处,此刻它才彻底没了声音,周身机关连接处的光源也暗淡下去,凯亚这才放心下来,长舒了口气,抽出佩剑回鞘,执行者胸腔伤口处随之飘出一颗类似元素颗粒的微光,悠悠转转付到凯亚身上。


凯亚失笑,怎么回事,杀个执行者也能回复元素力了?


随后他脚下一软,晕倒在地。


意识再次回归时耳边传来迪卢克的呼唤声,他睁开眼,看到的是熟悉的酒馆吧台,而迪卢克正站在吧台里收拾酒柜。


“今晚怎么这么废物,才几杯就倒了?”迪卢克低头擦着吧台,无情嘲讽道。


“哈哈~”凯亚失笑,忽然想到了自己的佩剑,若不是荣誉骑士,这剑恐怕还送不到自己手上,随即他又叹了口气,道:“坦诚一点嘛,义兄。”


“你叫我什么?”迪卢克终于肯停下手中的动作,抬头将目光投向凯亚。


凯亚也坐直身体,望向迪卢克的眼睛终于不再躲闪,他道:“哥,我们谈谈吧。”


如果他们的出生就是为了毁灭的话,那为何不尽情享受此刻的光阴呢?凯亚终于想明白了,什么为了谁好,什么以后不会好过,都是胆小鬼的接口罢了,既然两个人互相喜欢,为什么不在一起呢?


多年后的某一天,凯亚捂着前一晚折腾太狠的腰刮死了一只遗迹守卫,拔出佩剑时,遗迹守卫胸口飘出的元素微粒付到自己身上,这似曾相识的一幕瞬间填满了他的脑海。


还未回想起在哪里见过时,耳边便传来了冰冷的无机质的声音。


“特殊故事线研究报告,第一条,改动阿尔法线。”


随后他眼前白光闪过,不安感瞬间笼罩全身,他忍耐着强光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看着眼前的场景瞬间扭曲变换,光线暗下去时他再次睁开眼,已经身处石门附近了。


“你走吧,凯亚。”迪卢克抱着他,双臂不住的颤抖。


后腰处的酸痛感不复存在,右手虎口却开始隐隐作痛,这一切说明了什么凯亚再清楚不过,良久,他叹了口气,捧着迪卢克的脸颊,凑近亲吻他紧蹙的眉头,道:“迪卢克,我想回家了。”


既然传送不会停止,既然他们终究会被毁灭,那么,剩下的时间,就让他们好好享受吧。



“迪卢克,我没有骗你。”

“迪卢克,对不起……”

“迪卢克……”

“迪卢克……”

“迪卢克……”

“迪卢克,我爱你。”


“我也爱你,凯亚。”


评论(9)

热度(493)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