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娜

不行不行,满脑子都是凯亚队长

【枭羽】这么巧,你也逃婚啊?(5)

--原设定基础上有更改,枭羽不认识

-甜,OOC

-本章有云秋元素出没

 

 -------------------


“不妥。”

 

他拿起酒具正欲调制最后剩下的一些酒的手随着这二字顿住,最后索性把东西往桌面上一放,抬眼看了看窗外半落不落的太阳,接着道:“调制酒还是少喝些好。”随后拎着酒具转身出了门。

 

凯亚端着酒杯,杯中液体已然见底,他喉结上下翻动,意图压下那几乎蔓延至舌尖的苦涩感。意料之中的回答,但是初次逗弄他的那种恶作剧一般的快感,不知何时,消失了。

 

当天晚上老板娘差店小二上来吩咐说腾出了新的客房,此时的凯亚正坐在床上翻阅璃月话本打发时间,闻及此他抬头正欲拒绝,便听到在屏风后面坐了一下午的迪卢克开口,声音没有一丝热度:“麻烦小二帮我准备一下。”

 

后来凯亚经常幻想。如果这时他将话本摔在床上,冲到屏风后面质问迪卢克为何要分开睡的话,两人会不会当晚就商定私奔。

 

迪卢克搬去了新客房,凯亚一整晚都在辗转反侧,导致第二天赶车南下璃月港,直到车上坐进来两位少年时,他才迷迷糊糊反应过来迪卢克刚刚从车外问进来的话:“有两个璃月人想打成我们的马车,你若是没意见,我就让他们上来了。”

 

意见?我当然没意见,你迪卢克脾气多大啊?逗一句就搬出去住,我哪敢有意见啊?

 

他看着车里带着一冰一水神之眼的两个少年,彻底清醒。

 

“在下行秋,这位是我的发小重云,”腰间系着水系神之眼的少年开口,望向凯亚的眼睛中尽是不远不近的笑意,“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叫我凯亚就可以了。”凯亚朝二人点了点头,随口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去渌华池。”重云抱着一把快赶上他人高的重剑回答,随后又往旁边挪了挪,好似想要离他的发小行秋远一些。

 

“怎么了?可需要冰棍?”行秋像是见怪不怪,变戏法一般从身后拿出一根冰棍递给重云。

 

面对外人重云虽然有些窘迫,但奈何身体里的火气在密闭空间越发嚣张,如若出去的话,外面正值午时的太阳又会晒得他喘不过气来。

 

凯亚观察着两人默契的互动,识相的没有说话,倒是行秋自来熟一般开口道:“我这发小从小便是纯阳之体,体内阳气稍有不慎便会暴走,所以我们才会冒昧拦下两位的马车……”

 

“没事的。”凯亚笑着摇了摇头。

 

“唉,都怪我这奇怪的体质,不然我们早就到渌华池了……”重云一边啃冰棍一边嘟囔,猫咪一般的竖瞳里满是自责。

 

“我倒觉得你这体质蛮好玩的,不用动手便可以将邪魔驱退,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能力啊。”行秋一边笑他,一边为他准备好第二根冰棍。

 

“邪魔?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东西吗?”凯亚来了兴趣,问道。

 

行秋侧目望向他麦色的异国面庞,笑道:“别的国家我不清楚,但是璃月,有魔有仙,有妖有精,有鬼有怪,都不稀奇。我们这次去渌华池就是捉妖的。”

 

“这样啊……”凯亚摸摸下巴,沉吟道。

 

“若是阁下有兴趣,可以跟我们一起去看看,就当游山玩水了。”行秋将第二根冰棍递给重云道。

 

“行秋……”

“那就这么定了!”

 

重云本想拦下行秋,却还是晚了凯亚一步。只见他一拳锤向左手掌心,随后向二人抱拳道谢,钻出马车门帘跟外面赶车的迪卢克说了些什么,没过多久便悻悻地坐回来,嘴里嘟囔着:“真是无趣……”

 

行秋看在眼里,又侧目看了看旁边只知道吃冰棍的重云,唇角一笑,计上心来。

 

“喏,冰棍给你,我坐外面看小说了。”行秋将放冰棍的冰镇盒子递给重云,掀开帘子坐了出去。

 

“这位兄台,不知可否帮在下一个忙?”行秋坐到马车前端的另一侧,微微凑近迪卢克低声商量着。

 

“为何。”迪卢克皱眉反问。

 

“因为我知道你也一定需要帮助。”行秋抬手指了指马车。

 

迪卢克挑眉,没有回答,也没有拒绝。

 

行秋笑着合上书,开口道:“很简单,兄台只需要在饭桌上表现得与我一拍即合便可。”

 

“可以,另外,叫我迪卢克就行了。”

 

“迪卢克……”行秋点点头,随即沉吟片刻,望着他那一头惹眼红发,问道:“可是蒙德的莱艮芬德少爷?”

 

迪卢克一怔,侧目望向旁边这位璃月少年,脑海中搜索着相关信息。

 

“在下行秋,飞云商会的二少爷。说来惭愧,商会的生意一直都是大哥在操持,我天天闲云野鹤一般,你觉得面生也正常。”

 

的确听说飞云商会家有位一心向侠的二少爷,如此看来,便是这位没错了。迪卢克收回目光,又甩了甩赶车的马绳,道:“既然如此,正好家父有笔生意需要跟令兄谈一谈。”

 

马车赶到翠枫庭时,客栈门口的阿笨还没缓过神来,倒是阿直远远地从客栈另一侧跑过来,接过迪卢克手中的缰绳,低着头磕磕绊绊的道:“欢……欢迎光临!客官几位?打尖还是住店?”

 

迪卢克朝她礼貌一笑,道:“劳烦,四位,住店。”

 

望着那笑容阿直瞬间愣在原地,心脏在胸腔中狂跳,紧紧攥着缰绳不撒手,旁边阿笨拽了几下都没拽下来。一直以来她都幻想能有一位风度翩翩的白马王子来将她拐走,带她四处游山玩水浪迹江湖,最后在仙人的见证下完成婚礼……

 

直到脑袋被拍了一下,她才猛然回神,瞪了阿笨一眼,将缰绳丢给他,大步跑上前去为四人带路。

 

“客官这边请!”她凑到迪卢克跟前,亮出自己练了许久的招牌微笑,边走边道:“我叫阿直,几位可算是来着了,翠枫庭人少景美,若是几位需要导游可以喊我!”

 

迪卢克不动声色的旁边退了退,道:“多谢姑娘美意,不必了。”

 

说话间几人已行至前台,阿直朝里面昏昏欲睡的人喊道:“老板!来生意了!”

 

朱老板被吓得一颤,盖在脸上的书掉落下来,发现来了顾客,连忙笑呵呵的拿出账本,道:“谢天谢地,可算是见着个人影了,几位要几间客房呢?”

 

“我跟重云要两间。”行秋朝朱老板点头,将摩拉放到柜台上。

 

迪卢克侧目看了看凯亚,发现他依然一副无关痛痒的样子,便对朱老板道:“我们也要两间。”

 

朱老板应声,在账本上写写画画,吩咐阿直将人带上楼去,迪卢克付完摩拉跟在凯亚后面,盯着他飘在身后的靛蓝长发默不作声。

 

晚饭间行秋像是突然与迪卢克相见恨晚,两人一边探讨着璃月酒业和蒙德酒业的差异所在,一边商量着要两方联合开通一个新的合作模式。行秋鬼点子多,偶尔说道激动时,连重云夹给他的菜都顾不上吃。

 

凯亚瞧着两人假到像是第一天上台表演的你来我往,一边觉得好笑,一边又心疼坐他对面好像信了的重云。

 

他当即心生一计,夹了棵青菜放进重云的碗里。

 

两人扯天扯地的闲聊声终于停下了。

 

迪卢克顿时感觉心里窜起一股无名之火。确实无名,因为他没有任何立场对凯亚发火。他一忍再忍,奈何单手抡大剑的力气岂是一双筷子可以匹敌的?只听【喀嚓】一声,筷子断在他手中,他丢下断筷,拂袖而去。

 

良久,凯亚放下碗,对行秋说了声抱歉,也走上楼去。

 

刚刚走至楼梯拐角,他便听到阿直的声音,雀跃地在说些什么,他悄悄走近倾听,迪卢克的声音也传至耳畔。

 

“多谢姑娘美意,在下果糖过敏,吃不得水果。”

 

“欸?好惨……那我等会儿给你送些坚果上来吧?”

 

“不必了,我明日还有要事在身,马上就要休息了。”

 

“那……好吧……”

 

直到阿直的脚步消失在走廊尽头,凯亚才从转角走出来,他望向迪卢克紧闭的房门,垂下去的五指松开又握紧,最终,还是放在门扣上,敲响了他的房门。

 

许是上天也觉得两人之间的玩笑开得太过了。本就烦躁的迪卢克此刻突然福至心灵,他大跨步走向门口,在敲门声落下的那一瞬间打开房门。果不其然,外面的人正是凯亚。

 

时间仿佛就此凝固,两人就这样站在原地望着对方,一些难以言表的情愫流转开来,它神秘动人,不住地引诱着两人去探索。

 

但是……

 

但是命运像一道沟壑横在他们中间,这果实纵然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却同样也包含见血封喉一般的毒。

 

良久,两人相视而笑,一瞬间仿佛达成了某种默契。

 

凯亚双手环在胸前,斜身倚在门框上,笑着打趣道:“演技真烂。”

 

迪卢克将手背在身后,努力克制住想要触碰对方的冲动,勾了勾唇角,道:“彼此彼此。”

 

行秋回来的时候,迪卢克和凯亚已经回到各自房间去了。他踩着两人房间照射出来的灯光,在走廊中踌躇许久,敲了敲凯亚的房门。

 

“你家重云怎么样了?”

 

正在行秋犹豫不知该说些什么的时候,凯亚笑着开口问道。

 

行秋抬头,那笑容已不似下午那边不咸不淡,此刻像是盛满了亲昵。他也笑了,摇了摇头,回答道:“已经没事了,不过,还是跟以前一样,像块儿石头。”

 

凯亚闻言,向走廊里望了望,而后神秘兮兮的将行秋迎进门。

 

“你何不在他那纯阳之体上动些心思呢?”凯亚给行秋倒了杯水递过去。

 

行秋抱着水杯,有些无奈得叹气道:“试过很多次,多到现在只要他闻一下冰棍就知道我有没有做手脚了。”

 

“那确实有些难办……”凯亚坐在床边,手向后一放,正好摸到什么东西,灵光一闪,轻笑出声。

 

“我们国家有一样零食挺常见的,叫做酒心巧克力。”他将巧克力拿出来递给行秋,接着道:“酒的凝点比水低,所以你可以将冰棍做成酒心的……”

 

“酒心冰棍吗……”行秋接过巧克力仔细观察,随后放进嘴里咬了一口,香气浓郁的酒即刻像是冲破桎梏一般争先恐后地涌入口腔。

 

“好像确实不错!多谢!”他笑着朝凯亚点点头,而后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四人用过早餐,迪卢克便将早起调制好的冰镇酒饮递给他们,浅金色的液体依旧泛着勾人的香气,行秋放至鼻尖闻了闻,仰头喝下后,不禁赞叹出声:“好喝!前调果香馥郁,中调辣而不燥,后调苦味分明。着实好喝,不知叫什么名字?”

 

迪卢克将不能喝酒的重云面前那杯放到凯亚跟前,道:“午后之死。”

 

凯亚唇角高高翘起,连酒杯都挡不住那快要溢出来的欢喜。


评论(14)

热度(458)

  1. 共2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